分割線
智取秀山倒馬坎 賀龍率紅三軍“倒馬牽羊”
來源:重慶日報 2018/09/27 11:13:38 作者:吳國紅 李星婷
字號:AA+

導讀: 倒馬坎戰斗共斃敵數十人,俘敵40多人,繳槍30多支。至此,被楊卓之稱為固若金湯的堡壘土崩瓦解,國民黨在秀山的統治搖搖欲墜,為紅三軍進軍秀山掃除了障礙。

位于秀山壩芒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倒馬坎戰斗紀念碑。

紅三軍倒馬坎戰場舊址之一。

秀山壩芒游擊隊隊長王正倫。

秀山壩芒鄉蘇維埃舊址。

紅三軍司令部、賀龍駐地舊址關西堂。本版圖片均由記者魏中元拍攝、翻拍。

核心提示

1934年8月,賀龍領導的紅三軍以酉陽南腰界為中心,逐步發展壯大黔東特區革命根據地。

秀山倒馬坎一戰,是紅三軍捍衛和鞏固黔東特區革命根據地過程中頗具傳奇色彩的一場戰斗。

當時,秀山國民政府縣長趙竹君,在秀山的民團中抽調上千人組成剿共精選隊,由團防司令楊卓之任總指揮,在倒馬坎一帶設防阻擊紅軍。但紅軍出奇制勝,一舉攻克此地,沉重地打擊了秀山反動統治和地主惡霸的囂張氣焰,并在秀山播下了革命火種。

7月29日,從秀山縣城驅車向西28公里,我們來到隘口鎮壩芒村。這里毗鄰酉陽南腰界,是川黔邊區酉陽、秀山、沿河、松桃諸縣間的交通要道。

村頭,矗立著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政府于1985年建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倒馬坎戰斗紀念碑。山林之間,蒼柏環繞,高高聳立的紀念碑莊嚴肅穆,上面的碑文這樣寫著:“山河有幸,倒馬坎因紅三軍業績載入史冊;日月同輝,紅三軍英名與倒馬坎群山共存。”

嚴防死守

企圖阻止紅軍進入秀山

沿著羊腸小道,我們從紀念碑處往山下走,一直下到近400米深的谷底。抬頭往上看,只見四周懸崖峭立,山谷間只有一條狹長的隙縫通往隘口方向。

“左面是老營盤,右邊是老鷹嘴,都是制高點。當年,紅軍從兩邊打過來,形成鉗形夾擊。”壩芒村村主任白興江比劃著給我們介紹周圍的地形。他說,這里山高坡陡,地勢險要,傳說在清朝,曾有一名官員騎馬路過此地,因道路狹窄,不慎跌下深溝,馬死人亡,倒馬坎因此而得名。

1934年5月中旬,紅三軍從彭水西渡烏江,進入黔東地區后,一路進朗溪、取務川、攻沿河,勢如破竹,迅速挺進南腰界。

紅三軍的發展及黔東特區革命根據地的擴大,使敵人十分恐懼。秀山縣縣長趙竹君十分害怕紅軍進攻秀山,不斷向國民黨四川省主席劉湘發“秀山危在旦夕”的電報,要求“立即派兵進剿”。

劉湘急令加強防務,調集各路兵力,成立剿共聯防指揮部,對紅三軍進行追剿。趙竹君則急急忙忙從全縣各鄉民團中抽調人、槍組成剿共精選隊,由秀山西路團防頭子楊卓之任總指揮,以阻止紅軍從貴州甘龍進入秀山縣境。

楊卓之受命之后,急忙聯合各路民團,以倒馬坎這個險要道口為重點,從酉陽焦溪、塘坳到秀山隘口、平所、龍鳳、清溪……在綿延100公里的山路上,挖戰壕、筑碉堡、設路障,擺出一條長蛇般的防線。

沿著這條防線,楊卓之在村村寨寨駐扎了10多個民團兵力,然后在倒馬坎派駐了300多名精選隊員重點設防,并在倒馬坎左、右兩翼,選擇雷打巖、氣坑坡、老營盤等有利地形,一直到斷頭巖(也是險要據點)共長約20多公里的山坡險道上,又布置了700多名重兵。

同時,楊卓之還建立了嚴密的指揮系統:在倒馬坎前面的獅子背設連指揮所作為前哨,由心腹楊定州指揮;在倒馬坎后面的氣坑坡設前線指揮部,由楊安龍、簡國安兩人指揮;在離倒馬坎15公里的清溪場設總指揮部,他親自坐陣,電話指揮。

經過一番緊張的部署,楊卓之十分滿意,大肆吹噓:憑他這條固若金湯的“萬里長城”,定能阻止紅軍進入秀山。

搜集情報

壩芒游擊隊貢獻大

1934年8月,紅三軍奔襲淇灘、二戰木黃、三下沿河,擊潰了敵人對黔東特區革命根據地的進攻。為了進一步擴展根據地,賀龍決定向秀山南部進軍,開辟新區。

倒馬坎是賀龍部隊從酉陽南腰界通往秀山的必經之路,且地勢險要,非常關鍵。在與紅七師師長盧冬生研究進軍秀山的方案時,賀龍說:“這一仗定要打好,不僅倒他的馬,還要搞那只‘羊’(羊諧音楊,指楊卓之)。”

在倒馬坎一戰中,紅三軍為何對這一帶的地形、情況胸有成竹,進而能“倒馬牽羊”,一舉攻破楊卓之號稱固若金湯的堡壘呢?

這里面還有一段故事。

在白興江等人的帶領下,我們來到壩芒村五組的王大文家。王大文的父親王春和(后改名為王正倫)在這里組建了壩芒游擊隊。正是壩芒游擊隊,給紅三軍搜集了關于倒馬坎的各種情報。

“父親本是壩芒的貧苦農民。1934年1月,他用賣桐油的錢買了口白銅臉盆。”如今已84歲的王大文回憶說,在回家的路上,父親碰到壩芒人稱“土皇帝”的楊明昌,楊明昌硬說那白銅臉盆是他家的,還誣陷父親偷了他家的手槍和大洋,“楊明昌帶領一幫打手,到家里搶走了白銅臉盆,還限他兩天內交出手槍和大洋。”

“楊明昌的大兒子楊鳳階是土匪頭子,二兒子是隘口鄉鄉長,三兒子是壩芒的保長,有財有勢,橫行鄉里,誰敢惹他?”王大文嘆息道,于是父親只好連夜逃往貴州,靠幫人打短工為生。

一晃到了6月,王春和聽說“賀龍率紅軍進到南腰界,不少人都參加了游擊隊”的消息,又聽到老百姓們都在傳頌“紅軍紀律嚴明,愛護百姓,打富濟貧,分田分地”,便下決心去南腰界找賀龍,投奔紅軍。

王春和鼓起勇氣來到南腰界余家桶子找到賀軍長。賀龍耐心地聽了他的哭訴,隨后向他講了“國民黨士豪劣紳是窮人的死對頭,不打倒國民黨反動派統治,就沒有窮人的出頭之日”的道理。賀龍鼓勵王春和說:“我們馬上就要向秀山進軍,希望你回家鄉去,發動大家,組織游擊隊,團結起來同土豪劣紳作斗爭!”

王春和深受鼓舞,第二天便趁天黑回到壩芒,聯絡了一些鄉親,幾次召開秘密會議,不久便組建了一支32人的游擊隊,王春和任隊長。

“壩芒游擊隊在倒馬坎戰斗中做出了很大貢獻。”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文史專家劉濟平告訴我們,前期壩芒游擊隊詳細偵察了倒馬坎一帶的地形、敵情等,并在戰斗過程中給紅軍送信、帶路,“正是有了確鑿的情報,紅三軍才能制定出正確的作戰方案,出奇制勝。”

出奇制勝

堅固堡壘土崩瓦解

在充分掌握倒馬坎的情況后,1934年8月30日,盧冬生奉賀龍之命進軍倒馬坎,打開這條秀山的通道。

紅軍進入秀山貓兒洞后,即分兵兩路包抄倒馬坎:一路進至干溪槽,從左右兩翼迂回;另一路從貓兒洞,穿過密林上蘆蒿坪,欲占領倒馬坎右側的最高峰——老鷹嘴。

那天,正逢壩芒趕集,街上熙熙攘攘,十分熱鬧。紅軍冉瑞才帶領一個排化裝成百姓混入人群,按照預定計劃登上獅子背,出其不意地沖進敵人的前哨指揮所,一槍未發就俘虜了正在喝酒劃拳、抽大煙的守敵。

中午時分,在七桑坡伏擊的紅軍對空鳴槍,示意壩芒街趕場的群眾馬上疏散。與此同時,各路伏兵一起打響。右側的紅軍重機槍從老鷹嘴直射老鷹窩,一部分紅軍攻下雷打巖。同時,在天鵝抱蛋的地方,紅三軍把守敵也打得落花流水,潰逃下山。

接著,紅軍沖過壩芒街上,占領山神廟,直逼倒馬坎。眼見大勢不妙,亞世溝的守敵對倒馬坎的守敵高喊:“紅軍占領了雷打巖,要過來包圍你們了,趕快撒吧!不撤退一個也跑不了。”

進攻倒馬坎的時刻到了。盧冬生一聲令下:“開始攻擊!”霎時,倒馬坎上空響起了密集的槍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兩路紅軍像猛虎下山似地一齊沖向倒馬坎,敵軍腹背受擊,無力招架,亂成一窩蜂。氣坑坡守敵營部一陣忙亂,營長楊安龍急忙電告楊卓之:“抵擋不住了!”

楊卓之被迫同意后撤,楊安龍得令后,拔腿就跑。敵人在狹窄的山路上,爭先恐后,狼狽逃命,有的從倒馬坎滾下山坡,摔死在深谷;有的躲進山溝,成了游擊隊的俘虜。這時,紅軍主攻部隊已將前線指揮部團團圍住,楊卓之再次搖電話接不通,他生怕紅軍打到清溪來,氣急敗壞地逃進了秀山縣城。

夜幕降臨后,紅軍乘勝追擊,清剿余敵,“繳槍不殺”的喊聲在山谷回旋不斷……

倒馬坎戰斗共斃敵數十人,俘敵40多人,繳槍30多支。至此,被楊卓之稱為固若金湯的堡壘土崩瓦解,國民黨在秀山的統治搖搖欲墜,為紅三軍進軍秀山掃除了障礙。

原標題:智取秀山倒馬坎 賀龍率紅三軍“倒馬牽羊”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快乐扑克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