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毛澤東特批誰不用敬軍禮?
來源:人民網 2018/09/29 10:53:43
字號:AA+

導讀: 1945年4月,賀炳炎赴延安參加中共“七大”。見到毛澤東主席,他急忙以左手敬禮,毛主席急以右手握之,曰:“你是獨臂將軍,免禮!”

賀炳炎

1935年9月,不甘失敗的國民黨調動130個團的兵力,對湘鄂川黔蘇區發動新的“圍剿”。在敵強我弱形勢下,賀龍深知“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的道理,決定開始戰略轉移。同年11月19日,紅二、紅六軍團在賀龍指揮下,從桑植劉家坪出發,開始長征。當月賀炳炎改任紅二軍團新編第五師師長。

在突破澧水、沅江一線的封鎖后,紅二、紅六軍團向湖南新化、溆浦發展,因敵重兵阻截,賀龍決定西進貴州。12月11日,為了不讓敵人明白紅軍西進的目的,紅軍急促南下,造成即將東渡資水的態勢。果然,國民黨的大軍追擊而來。于是,賀龍果斷下令:折向西行,沿著雪峰山山腳,直奔云南瓦屋塘,從瓦屋塘翻越雪峰山西進貴州。賀炳炎的第五師是紅二軍團的先頭部隊,第五師的先頭部隊是十五團,團長叫王尚榮。就在十五團快要接近瓦屋塘的東山時,遭遇敵人的阻擊,從猛烈的火力來看,對方是國民黨正規軍。賀炳炎見此情景,命令王尚榮到后方向賀龍匯報情況,自己指揮部隊作戰。賀炳炎一聲大吼:“機槍掩護,都跟我沖!”不幸的是,東山山勢太陡,無法架設機槍組織掩護火力。面對著敵人暴風驟雨一樣的子彈,賀炳炎一揮手,繼續往上沖。只見他躬著的身子在雜亂的灌木叢中時隱時現,不停地往前沖,同時不停地怒吼著。但是,當他又一次直起身子跟身后的紅軍官兵高喊“跟我沖”時,身后的同志卻發現他是在用左手舉著駁殼槍,而右手臂整個衣袖都是血淋淋的。最先發現這一點的戰士沖到他身邊,大喊:“快來抬師長!快來抬師長!”衛生員沖過來給他包扎,但是他說什么也不同意:“前面正在死人!”

最終,紅軍拿下了東山,賀炳炎卻躺在敵人丟棄的陣地上昏迷不醒。隨后趕到的賀龍來問病情,軍團衛生部部長賀彪告訴他:賀炳炎的整個右臂被炸成肉泥狀,骨頭全碎了,只留下一點皮連著肩膀,只有鋸掉胳膊才能保住性命。賀龍的眼睛紅了,深沉地說:“一定要盡全力保住賀師長的生命,你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全力配合!”

賀彪說:“我只有一點要求,請總指揮能夠保證手術時間。”

“你要多長時間?”

“至少3個小時。現在醫療器材都轉移了,找手術工具也要耽誤時間……”

“時間我一定保證。我讓后衛部隊務必堅持3個小時!至于醫療器材,就要你來想辦法了。”

不巧的是,當時僅有的一點醫療器械也已馱運轉移了,一時半會兒運不回來。救護醫生當即讓人從老鄉那里找來一把鋸木頭的鋸子,決定用它來鋸掉賀炳炎受了重傷的右臂。為了消毒,他們把鋸子在開水中煮了一個小時。就要動手鋸臂了,卻找不到麻醉藥,當時賀炳炎還昏迷著,醫生便在他的眼上蒙了一條毛巾,還讓幾個戰士在邊上摁著他,怕他醒來后害怕,亂動。鋸到一半時,賀炳炎給疼醒了,他扯下毛巾,對摁著他的幾個戰士說:“都靠邊。”又對醫生說:“接著鋸吧。”

賀炳炎看到醫生的手在輕輕地發抖,怎么也不敢使勁,便又鼓勵說:“我自己都不怕,你還怕什么?來吧!”說完,把毛巾咬在嘴里,然后閉上了眼睛。又開始鋸了,賀炳炎緊緊咬著毛巾,豆粒大的汗珠很快就爬滿他的臉。手術前后共用了2小時16分鐘。賀炳炎嘴里的毛巾幾乎被他咬爛了。

1950年,原成都軍區首任司令員賀炳炎

做完手術,賀龍走到賀炳炎跟前俯下身子,心疼地看著他那張因為劇痛而蒼白如紙的面孔。賀炳炎含著眼淚問賀龍:“總指揮,我以后還能打仗嗎?”賀龍緊緊地握住老部下的左手,用肯定的語氣說:“你還有一只手嘛!只要我賀龍在,就有你賀炳炎的仗打!”然后,他在地上的那攤血里撿了些東西,攥在手里。那以后,紅軍每次進行戰斗動員的時候,賀龍就會打開他隨身攜帶的手帕,然后肅然地告訴同志們:“這是紅軍師長賀炳炎的骨頭渣!”手術后,賀炳炎僅僅在擔架上躺了6天,就又勒馬率部馳騁沙場了。

1936年7月1日,紅二、紅六軍團到達甘孜與紅四方面軍會師,兩軍團整編為紅二方面軍,賀炳炎改任第六師師長。10月20日,他和紅二方面軍官兵到達甘肅會寧,勝利完成了長征。

1937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戰爆發后,賀炳炎顧不得傷病未愈,毅然離院回隊,擔任由紅二方面軍第六師改編的八路軍第一二O師七一六團團長,隨后,他率部挺進到同蒲路北段的寧武、神地、朔縣一帶,發動群眾,進行抗日游擊戰爭。當年10月,日軍侵占大同后,繼續向南進犯太原。為配合國民黨軍在忻口的防御作戰,賀龍連續下了三道命令:一是命令張宗遜、李井泉率七一五團由崞縣南下,襲擊位于忻口西北20余公里的南北大場,打擊敵人側翼。二是命令三五九旅迅速趕到崞縣以西,配合張宗遜部行動。三是命令賀炳炎和政委廖漢生率一個營(后來又增派了一個營)去雁門關偷襲日寇,切斷其運輸線。

17日黃昏,賀炳炎、廖漢生率部到達雁門關西南的秦莊和王莊。他們發現公路并不在雁門關下,遂主動去黑石頭溝、吳家窯一帶公路西側設伏,同時派少數兵力占領雁門關。他們將此部署報告了賀龍:18日,第一次伏擊,斃傷敵300余人,炸毀汽車20余輛;21日,第二次伏擊,我軍與敵激戰2小時,傷13名、犧牲20名,敵傷亡3倍于我。

1938年1月,賀龍組建了一二O師獨立第三支隊,賀炳炎任支隊長。隨后,他率隊到大清河北岸進行鞏固和擴大根據地的工作。僅幾個月時間,第三支隊就由原126人擴充為3個團和3個獨立營,近5000余人,打退了日軍多次“掃蕩”。是年冬,賀炳炎又率三支隊進入冀中,先后參加了蓮子口、北板橋等戰斗。賀炳炎也成為“賀老總的猛將與愛將”。

1939年春天,賀龍率部隊到了冀中,冀中軍區領導人呂正操、程子華向他要干部,賀龍說:“你要哪個,我就給你哪個。”呂正操故意說:“我要三支隊長賀炳炎。”賀龍笑著說:“你要賀炳炎?我說光賀炳炎一個人不行,得有一套:有人給你做政治工作,有人給你當參謀長。”很快,賀龍就從一二O師抽調了50多名各級領導骨干派往了冀中軍區,但就是沒有把賀炳炎給調出去!

1955年,授銜后賀炳炎全家合影

1940年夏秋,賀炳炎因赫赫戰功升任三五八旅副旅長兼晉綏軍區第三分區司令員,率部轉戰于冀中、冀南、冀魯豫等地。1942年初,積勞成疾的賀炳炎赴延安軍事學院學習,后轉入中央黨校學習,參加延安整風,并當選為中共“七大”代表。

1944年11月,賀炳炎與廖漢生帶領三五八旅百余名干部與三五九旅南下洪湖,來到處于日、偽、頑聯合包圍之中的大悟山地區,與新四軍第五師會合,開辟新區。他采取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避強擊弱,站穩了腳跟,部隊得到迅速發展。

1945年4月,賀炳炎赴延安參加中共“七大”。見到毛澤東主席,他急忙以左手敬禮,毛主席急以右手握之,曰:“你是獨臂將軍,免禮!”繼而,他感慨說:“中國從古至今,有幾個獨臂將軍嘛!舊時代是沒有的,只有我們紅軍部隊,才能培育出這樣獨特的人才!”賀炳炎趕緊說:“主席,我沒有右手了,但左手還在,部下見了領袖,當然要敬禮。”聽了,微笑著點點頭說:“那就特批你用左手敬禮!”

原標題:毛澤東特批誰不用敬軍禮?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快乐扑克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