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話題今重提,美以要簽協防條約?
來源:解放日報 2019/09/16 10:55:35 作者:廖勤
字號:AA+

導讀: 長年商討未果的共同防御條約,最近又在美國與以色列這兩個盟友之間成為話題。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4日在推特上說,他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當天通話,討論了兩國簽訂共同防御條約的可能性。此舉被視為在以色列重新大選前夕為選情不利的內塔尼亞胡造勢拉票,但美以會否最終締約仍是未知數。

長年商討未果的共同防御條約,最近又在美國與以色列這兩個盟友之間成為話題。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4日在推特上說,他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當天通話,討論了兩國簽訂共同防御條約的可能性。此舉被視為在以色列重新大選前夕為選情不利的內塔尼亞胡造勢拉票,但美以會否最終締約仍是未知數。

商討幾十年一直未果

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共同防御條約”將進一步鞏固美以之間的巨大聯盟。他期待在以色列大選后,在9月晚些時候的聯合國大會期間,與內塔尼亞胡繼續進行相關討論。

當天,內塔尼亞胡在接受以色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這一協議將是“歷史性的”和“偉大的”,“將給我們幾代人帶來安全”。

外媒指出,一旦美國與以色列簽訂共同防御條約,將意味著如果一方受到攻擊或遭遇軍事沖突,另一方就必須提供協防。

復旦大學教授、上海美國學會副會長沈丁立認為,美以若締約,名為共同防御,兩國互保,其實還是單邊防御,即美國單方面為以色列的安全提供保護,而美國并不指望獲得以色列的保護。

美聯社稱,目前,美國所簽訂的“共同防御條約”,多邊層面有“北大西洋公約”以及與拉美國家簽訂的“里約熱內盧條約”;雙邊層面,與日本、韓國、菲律賓、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簽訂了共同防御條約。

美國與以色列是最鐵桿的盟友,雙方軍事合作一向水乳交融。據今日俄羅斯電視臺(RT)報道,以色列是首批被美國列為“非北約主要盟友”的國家之一。“非北約主要盟友”能享受各種好處,包括慷慨的貸款、優先交付各種軍事物資和裝備、擁有戰爭儲備物資等。2014年,美國又送給以色列一個新頭銜——“重要戰略伙伴”。這比“非北約主要盟友”更高一個級別,可以說是為以色列度身定制。美國在以色列的戰時儲備投入由此也大幅增加,從2億美元增至18億美元。特朗普上臺后,美以軍事關系變得更為緊密。2017年,美國在以色列啟動首個永久性軍事基地——一處防空設施,主要任務是操作部署于此的X波段雷達,以探測數百公里外的來襲導彈。

但是,兩國迄今沒有簽署過一項全面軍事聯盟協議。“如果與以色列簽訂共同防御條約,將是華盛頓幾十年來首次達成這樣的協議。最近的一次還是在1960年與日本締約。”RT稱。

以色列《國土報》稱,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就一直在討論這樣一項協議,但從未付諸實施。按照美聯社的說法,美以過去曾考慮并討論過簽署共同防御條約,但被認為無此必要。

前五角大樓官員邁克爾·馬盧夫認為,美以簽訂共同防御條約并非“重要的一步”,因為既有的防御安排已經要求華盛頓在發生戰爭時保護以色列,無需多此一舉。相反,如果簽署共同防御條約,在某種程度上或將增加美國“被卷入我們不想要的沖突”的風險。“即使以色列決定發起進攻,比如說針對伊朗,我們也必須毫不猶豫地支持他們。”

在沈丁立看來,簽與不簽差別不大,可以說有等于無。因為兩國在未簽署共同防御條約的情況下,美國事實上已在協防以色列。比如三次中東戰爭,美國為以色列提供武器、情報甚至“曲線”提供兵員。與其他盟國相比,美國給予以色列的軍援和金援都是“超盟國”待遇。簽約只是把美以從事實上的同盟變成法律上的同盟,讓美國對以色列提供“合法合規”的保護而已。

特朗普送來“強心劑”

既然幾十年來都不曾締結共同防御條約,美以為何在此時突然商討簽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14日發推文的時機頗為微妙,距以色列9月17日選舉僅隔三天,被視為是對一心求勝的內塔尼亞胡給予毫不掩飾的支持。

在馬盧夫看來,特朗普決定在以色列大選前幾天宣布這一消息并非巧合,這清楚地表明,他試圖“傳遞一個信息,希望內塔尼亞胡連任”。

在今年4月舉行的議會選舉中,內塔尼亞胡率領利庫德集團擊敗前國防軍總參謀長甘茨領導的藍白黨贏得大選,但是之后卻未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組閣。于是,內塔尼亞胡在5月底宣布9月重新大選,而不是授權甘茨嘗試組閣。

外界認為這是內塔尼亞胡的一場“豪賭”,但從目前選情看,內塔尼亞胡能否“賭贏”很懸。民調顯示,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右翼利庫德集團與甘茨領導的中間派藍白黨勢均力敵。與此同時,內塔尼亞胡還受到一系列腐敗指控,這些指控不僅可能將他趕下臺,還可能使他面臨審判。

“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面臨10多年來最激烈的政治考驗的幾天前,特朗普周六(推文)給他打了一針強心劑。”美聯社評論道。

上海猶太研究中心主任、以色列問題專家潘光表示,內塔尼亞胡能否贏得大選很難說。一是反對派已經聯合起來對付他,壓倒性優勢盡失;二是貪腐纏身。這兩點對他都是致命的。所以,內塔尼亞胡希望獲得各種助力,“哪怕是放出一條消息,只要對他有利就行”。而與美國討論簽訂共同防御條約既能順應右翼呼聲進一步加強以美關系,又能迎合以色列人渴望安全的心理,有助內塔尼亞胡在選舉中得分。

事實上,隨著大選日益臨近,內塔尼亞胡沒少打“安全牌”。此前與黎巴嫩真主黨交火,雙方爆發了自2015年1月以來最大規模沖突;之后又揚言贏得大選后將把約旦河西岸的約旦河谷并入以色列版圖,展示強硬姿態。

與此同時,內塔尼亞胡還不忘拉美國做外援,醞釀打造以美共同防御條約。本月初,《以色列時報》《國土報》等以色列媒體就已先特朗普一步透露這一消息。有評論認為,此舉有助于內塔尼亞胡戰勝對手,贏得即將舉行的大選。

除了給內塔尼亞胡“站臺”,沈丁立認為,特朗普本人放出風聲也有多重意味。一則顯示特朗普以獨特的冒險精神來挑戰現有國際秩序。二則把自己塑造成美國史上支持以色列的“集大成者”。從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到美駐以大使館遷址,再到承認戈蘭高地是以色列領土,盡管遭到國際社會譴責,但并未引發嚴重反應,特朗普可能想再“下一步棋”,先放風試探各方反應。三則為競選連任再下賭注。

即便締約“禍福難料”

至于美以最終會否簽訂共同防御條約,潘光對前景并不看好。從美國方面說,會三思而行。因為與以色列簽署共同防御條約涉及很多復雜因素,比如如何界定“共同防御”的概念、美國要承擔什么責任、如何處理與阿拉伯國家盟友的關系等。美國還擔心,一旦簽約意味著會被拖入戰爭。假設巴以或黎以爆發戰爭,美國就必須與以色列并肩作戰,而不能扮演調解人的角色,勸和促談。總之,簽約對美國在中東的整體利益并不利,還不如保持現狀、模糊化處理。

從以色列方面看,對于簽約計劃也并非一片叫好。內塔尼亞胡的批評者對此表示擔心,認為將束縛以色列的手腳,影響該國國防的獨立性。內塔尼亞胡的主要對手甘茨就抨擊與美國簽約的想法是一個“嚴重錯誤”,這將剝奪以色列的軍事自主權。

“即使最終締約,是福是禍也難說。”沈丁立表示,有可能會帶來兩種后果,一種是條約對其他國家產生威懾力,讓以色列更安全;另一種是一些極端勢力看到美國如此偏袒以色列,可能會變本加厲報復美國,導致局勢變得更不穩定。

原標題:老話題今重提,美以要簽協防條約?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快乐扑克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