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說上話的人”促北平和平解放
來源:中國國防報 2019/10/09 10:24:35 作者:章世森 陳喬桂
字號:AA+

導讀: 1948年,國共兩黨之間的政治和軍事較量到了關鍵時刻。毛澤東同志運籌帷幄,指示“爭取讓中央軍不戰而降”。中共晉察冀中央局城市工作部部長劉仁組織北平地下黨去接近“能跟傅作義說上話的人”,以促成傅作義率部起義。

“說上話的人”促北平和平解放

解放軍部隊與傅作義部換防

70年前,人民解放軍進入北平接管防務。共產黨人創造了著名的“北平方式”,不僅使這座歷史文明古城免于戰火摧殘,也讓200多萬北平市民免遭生靈涂炭。1948年,國共兩黨之間的政治和軍事較量到了關鍵時刻。毛澤東同志運籌帷幄,指示“爭取讓中央軍不戰而降”。中共晉察冀中央局城市工作部部長劉仁組織北平地下黨去接近“能跟傅作義說上話的人”,以促成傅作義率部起義。

女記者苦心勸父,做“黨的傳聲筒”

傅冬菊是傅作義的大女兒,這位后來謙稱自己只是“黨的傳聲筒”的傳奇人物,在昆明西南聯大讀書時就被我黨地下組織吸收為“據點”成員,之后加入黨的外圍組織民主青年聯盟。1946年大學畢業后,傅冬菊任天津《大公報》記者,次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傅冬菊隨后調任常駐北平記者,留在傅作義身邊,全力做好爭取工作。

傅冬菊經常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地勸說父親脫離蔣介石,跟共產黨走,否則沒有出路。她還經常拿一些共產黨的報紙刊物和宣傳畫冊,悄悄放在父親桌子上,潛移默化地影響傅作義。

在形勢急轉直下的情況下,是戰?是降?傅作義內心十分矛盾,經常唉聲嘆氣。傅冬菊一邊寬慰父親,一邊做好勸說工作,并及時將傅作義思想矛盾的焦點、華北“剿總”的軍事部署、與蔣介石的聯系和爭議等信息,毫無保留地匯報給黨組織,為黨中央作出正確判斷,適時制定正確政策,提供重要依據。在傅冬菊等人多次勸說下,傅作義最終接受和談條件,北平得以和平解放。

恩師兼高參,“和平老人”力促和談

劉厚同曾任山西學生軍總教練和軍士學校校長,深受傅作義尊敬和愛戴。劉曾參加辛亥革命,具有民主進步思想,對蔣介石的倒行逆施不滿。當劉仁請他以師生關系說服傅作義時,他欣然應允。

在與共產黨人接觸的過程中,劉厚同逐步了解并認同共產黨的政策主張。當傅作義征詢劉對時局的看法時,他說:“政治是軍事的根本,未有政治不修而軍事能夠取勝的。南京政府政治腐敗,軍政人員腐化,蔣介石的所作所為不得人心,恐怕維持不到一年半載了。”他還告訴傅作義,“應當機立斷順乎人心,設法與中共疏通渠道,談和為好”。

此時,傅作義顧慮重重、和戰難決。劉厚同就拿武王伐紂的例子說服他:“忠應忠于人民,而非忠于一人”,要按照歷史發展規律,順乎人心,切不可自我毀滅,一定要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對歷史古都負責,不然將成為千古罪人。

1949年1月中旬,解放軍攻克天津,傅作義嫡系主力幾乎損失殆盡。北平地下黨組織請劉厚同力勸傅作義丟掉幻想,莫失和談良機,并轉告傅作義:“如果接受和平解放北平,那就是對人民立了一大功,人民不會忘記的。”劉厚同為和平解放北平積極奔走長達85天,因勞累焦急導致左目失明。劉厚同因在北平和平解放中所作出的巨大貢獻,被人們稱為“和平老人”。

“白皮紅心”,敵后立功的情報人

1946年9月20日,傅作義在成功救援大同、奪取張家口后十分狂妄,其部隊機關報《奮斗日報》刊登一封《致毛澤東公開電》,公開叫囂讓毛澤東“放下武器”“結束戰亂”。國民黨南京《中央日報》全文轉載。毛澤東同志也要求延安《解放日報》全文轉載,說“奇文共欣賞”。但很少有人知道,執筆者正是中共地下黨員閻又文。

在山西大學讀書時,閻又文就參加了進步文化活動。抗戰爆發后,他被安排進傅作義部。因才華出眾、文筆鋒銳,閻又文得到傅賞識,成為傅的機要秘書。第二次國共合作期間,閻又文被發展為地下黨員。在之后的國民黨反共高潮中,閻又文秘密潛伏下來,一度與黨組織失去聯系,直到7年后重新回到組織懷抱。此后,閻又文不斷向黨組織輸送大量秘密情報,對黨中央正確判斷形勢、科學制定決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北平被圍期間,根據上級指示,閻又文對傅展開攻心工作。當時,傅作義設計了南逃奔赴蔣介石、西投馬家軍、固守北平三條路線。閻又文逐一批駁,并向傅指出另外一條道路——同共產黨人談判。傅作義雖有心和談,但堅持“我死也不能敗在青年娃娃(指聶榮臻和林彪)手里”,閻又文勸道:“連委員長都敗在毛澤東手下,我們又何必計較呢。”

新中國成立后,閻又文按照黨組織要求,繼續保持原有身份,直到病逝30多年后,才被公開真實身份。原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稱贊道,“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了黨,真正做到了‘白皮紅心’”。

(作者章世森 陳喬桂 單位為陸軍黨史軍史研究中心)

原標題:“說上話的人”促北平和平解放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快乐扑克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