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鄉村治理有效運轉
來源:學習時報 2019/10/09 10:28:34 作者:劉明軒
字號:AA+

導讀: 有效的鄉村治理是構建良好秩序、實現鄉村振興的有力保障,同時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重要基石。

有效的鄉村治理是構建良好秩序、實現鄉村振興的有力保障,同時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重要基石。但是,當前鄉村治理尚面臨一些困境:鄉村人口流動導致村民參與自治的主觀意愿不足,對上級財政轉移支付的依賴導致村民自治自我驅動能力不足,監督虛化導致村級自治組織權力的腐化風險日益提高。只有充分調動村民的積極性,賦予其更多的自主性,讓村民參與治理、分享成果,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自我管理、自我監督,才能真正發揮農村基層群眾的力量,為鄉村治理帶來地氣和活力。

當前鄉村治理面臨的問題

從總體上看,當前鄉村治理契合國家治理需求,但是有些地區的村民自治仍然停留于表層,自治的基礎還需再筑牢。自下來看,鄉村人口流動性加大造成了村民對自治的主觀意愿不強、自治動力不足;自上來看,過多的行政事務和僵化的“村賬鎮管”財政體制,導致了鄉村基層組織行政化趨勢明顯,自治程度被削弱。在上述兩個因素的綜合作用下,當前出現了鄉村基層組織集權化的現象。這都與增強自治能力、增添鄉村治理活力的初衷背道而馳。

第一,鄉村人口流動導致村民參與自治的主觀意愿不足。自治要有一定的群眾基礎。在傳統鄉村社會,鄉村居民大多從事農業生產,地塊相近,勞作相近,居住相近,在生產和生活上利益密切相關,共享如道路、水利、村莊環境、民風氛圍等許多公共產品,自然會產生參與鄉村公共事務治理的訴求。但是,當前我國正處于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快速發展期,大規模的人口流出破壞了鄉村居民原先共同勞作和生活的經濟社會基礎,外出務工的村民減少了對鄉村日常公共服務的需求,導致村民參與自治的內在動力不足。同時,撤村并居、集中居住使得地緣相近的村居被合并,但合并后的集體心理歸屬感較弱,不少村民在參與鄉村社區公共決策和處理鄉村社區公共事務時,仍然習慣以原村莊或者原村民小組為基礎,這客觀上對新型農村社區的共同治理形成了阻礙。

第二,對上級財政轉移支付的依賴導致村民自治自我驅動能力不足。村級自治組織運行需要經費支撐。在取消農業稅之前,村級自治組織的運行經費多來自于由村民支付的“村提留、鄉統籌”。取消農業稅之后,許多行政村失去了這部分收入來源,本身又缺乏發展的資源和能力,造血功能弱,這就造成村級自治組織對上級財政轉移支付的嚴重依賴。現在不少地方探索實行的“村賬鎮管”財務管理模式,同樣也面臨類似問題。這些都導致傳統的政府行政管理模式仍占據主導地位,村級自治組織承擔了大量行政事務,又要忙于應付各種檢查評比,已無暇顧及社區自治管理。

第三,監督虛化導致村級自治組織權力的腐化風險日益提高。目前對村級自治組織的管理和監督,實際處于虛化狀態。諸多案例表明,失去來自基層黨員、民眾與社會的有效監督,村組織的權力難以受到有效制約。再加上近年來,惠農政策增多,土地快速增值,村組干部手中掌握可支配的資源日益增多。特別是部分經濟發達地區經濟強村村集體經濟發展迅速,“村企合一”的發展模式使得集體資產的剩余控制權實際上掌握在少數鄉村基層組織的領導人手中。這就導致了在土地征收、土地流轉、專項項目資金的使用與招標、發展鄉村社會事業和增進農民福利等政策的執行中,村組干部貪腐犯罪的風險大大增加,基層組織權力運行脫軌失序的事件頻頻發生。

走好推動鄉村治理的“三步曲”

使鄉村治理有效運轉起來,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但是,通過加快鄉村社區轉型、穩固村民自治的主體基礎;理順地方政府、村級組織及自治組織等之間的關系,明確自治組織的權力基礎;健全多元化的監督機制,完善組織有序運行的監管基礎,則是急需走好的“三步曲”。

其一,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轉型,構建新型鄉村社區。鄉村社區自治需要村民作為主體參與,提高村民的參與意愿需要有居住地相近的、享有共同利益的、一定規模的鄉村居民作為基礎。為達成這一條件,必須加快農業現代化的進程,確立現代鄉村的產業基礎。鄉村有了產業基礎,社會基礎才能穩固,進而形成新型的鄉村社區。加快培育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新型職業農民、農業生產性服務組織以及其他鄉村社區組織,并使上述主體和組織成為參與新型農村社區自治的主要力量。要加快推進戶籍制度、農村集體產權等相關體制機制改革,破除人口在部門和區域間自由流動的障礙,讓經濟和社會關系已經基本不在鄉村的外出務工人員在居留地安居落戶,也要讓流入的新農民、新村民在鄉村的土地上落地生根。對于鄉村人口凈流出較多的地區,特別是空心村較多的地區,要繼續推進撤村并鄉,形成適度人口規模,并探索將自治功能下沉到村民小組或自然村一級,作為撤村并鄉融合期的過渡。最終構建一個人員相對穩定,參與自治意愿強烈,自治能力較強的新型鄉村社區。

其二,深化鄉村財政體制改革,明確村級自治組織權責。鄉村治理必須要理清上級政府與村級組織之間的事權、財權和責任關系。在行政管理體制上,要充分考慮村級自治組織的承接能力,嚴格管理,并對總量進行控制。對于確實需要村級自治組織協助完成的公共性事務,應做到事權與財權對等。逐步健全以財政投入為主的穩定的村級組織運轉經費保障制度,確保村級自治組織服務鄉村居民的能力。同時,要理順鄉村治理組織與村集體經濟組織的關系,開展農村集體產權股份合作制改革,探索推進自治組織與經濟組織的政經分離,明確各自的權責。

其三,重點強化民主監督約束機制,健全多元監督體系。有效的監督是自治規范進行的保障。村民是實施日常監督的主體,來自村莊內部的民主監督本身就是自治的一部分,需要重點加強。另一方面,來自縣鄉黨政機關的外部監督能夠對內部監督形成有力的補充。因此需要在建立村務監督委員會的基礎上,加強行政村內外部監督力量的協同合作,形成多元復合的監督體系。嚴格執行中央《關于建立健全村務監督委員會的指導意見》,不斷完善村務監督委員會的工作機制、激勵機制與問責機制,由黨員擔任村務監督委員會的主任。基層黨員要充分發揮村務監督的帶頭示范作用,帶領群眾合法、合規、有序地對鄉村基層組織開展有效的監督。同時,堅持抓鄉促村,落實縣鄉黨委對農村基層黨建和治理的主體責任,加強對村務決議和執行的外部監督。村務監督委員會和縣鄉黨委的紀檢組織間要確立起監督工作上的合作關系,在村莊內部監督中獲得縣鄉紀檢組織的指導、支持和幫助,并協助其對村莊事務進行外部監督。

原標題:推 動 鄉 村 治 理 有 效 運 轉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快乐扑克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