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電影《決勝時刻》:宏大革命敘事的藝術突破
來源:北京日報 2019/10/12 10:32:32 作者:陳先義
字號:AA+

導讀: 《決勝時刻》雖然是一部獻禮作品,但對當下的影視劇創作,有著全局的指導意義,是近些年來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創作的一個重要收獲,它稱得上是一部具有開拓創新意義的優秀作品。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慶典中,一部名為《決勝時刻》的獻禮影片被認為是極其靚麗的鮮花。作品通過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在中國大地上發生的激蕩人心的故事,把人們的思緒一下子帶回到了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讓人們倍感中國革命勝利的來之不易,從而更加真誠地熱愛我們的黨、熱愛我們的國家、熱愛我們的軍隊、熱愛我們的人民,也更加堅定我們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作為國慶70周年的獻禮作品,怎樣寫出新意,給億萬觀眾奉獻既喜聞樂見又高品位的文藝作品,是擺在編導和演職人員面前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編劇何冀平,導演寧海強、黃建新,以及諸如唐國強、劉勁、王伍福、劉之冰等特型演員們不負眾望,不僅按照預期圓滿完成了創作任務,而且作品通過對在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篳路藍縷的革命征程的敘述,用電影這種藝術形式表現了新中國初創史。可以說,《決勝時刻》不僅給億萬觀眾提供了一部認識中國和中國革命的生動教材,作為一部宏大敘事的革命歷史題材作品,還實現了思想藝術的新突破,給當下的同類作品提供了諸多借鑒和示范的經驗。

領袖人物形象塑造是關鍵

作為革命歷史題材的宏大敘事作品,怎么提升作品品質?怎樣在紛繁復雜的市場競爭中占據主動地位?這是擺在作家、藝術家面前的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

寫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作品,領袖人物形象塑造是成敗的關鍵。而對領袖人物的形象塑造,歷來都是影視界必須突破的重大課題,其核心是藝術形態的領袖人物怎么完成由形似到神似的轉變。蘇聯在列寧逝世以后,對列寧的銀幕形象塑造一直摸索了15年,直到1939年電影《列寧在1918》的問世,才真正完成了一個不僅形似而且神似的列寧形象。我國關于毛澤東形象的塑造,從演員古月開始,早期只是形似的探索階段,到了唐國強在《長征》中對毛澤東形象的塑造,才真正完成了由形似到神似的藝術再現。這經歷了十多年的藝術探索。唐國強在《決勝時刻》中扮演毛澤東之前,已經有了40多次扮演毛澤東的經歷,但是這部作品比之過去還是有了創新。

其實,在《決勝時刻》中,不論是扮演毛澤東的唐國強,還是扮演周恩來的劉勁,作為重要人物的表現,都有新的跨越。這個跨越的重要標志,就是藝術家在作品中努力探索人物的內心世界,用心表現人物的性格特征,極力避免人物形象的碎片化。在作品中,毛澤東或慷慨激昂,或娓娓道來,領袖的睿智和膽魄、戰略家特有的氣質,在影片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真實反映歷史本質才震撼

三大戰役之后的國共和談,是和平解決中國命運和民族前途問題的最后一線希望,和談破裂,歸咎于國民黨反動派希望帝國主義干涉中國內政。

在表現國共和談的畫面中,有一段中共領袖人物周恩來與張治中的談判。國民黨的首席談判代表張治中席間忽然冒出了一句話,說:“國共之爭是兄弟之爭嘛!”周恩來當即拍案而起,嚴正怒斥:“這是革命與反革命之爭嘛!你們難道像兄弟一樣對待我們么?你們國民黨從1927年算起,殺了成千上萬的共產黨人,這筆賬人民是要清算的!”這就是歷史,這是有據可查的歷史,這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實地再現于銀幕。周恩來這些擲地有聲的話語,真正反映了國共兩黨斗爭的實質。像這樣的細節和對話,是這部電影最能引發人們思考與心靈震撼的部分。如果說這部電影有什么經驗值得總結的話,那就是電影如何真實地反映歷史的本質。

相當長時間以來,由于方方面面原因,我們的影視作品已經習慣把國共兩黨之爭生硬地說成“兄弟之爭”了,某些影視作品里國共將軍們的臺詞,甚至常常用“各為其主”來說明兩黨的斗爭,把復雜而尖銳的階級之爭說成是各為其主的江湖爭霸,在我們的影視創作中已經見怪不怪。這部電影是幾十年來中國電影第一次如此真實地表現國共兩黨斗爭的本質,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這一點,應該值得中國電影界和整個文藝界認真總結和討論。

普通人命運有機融入歷史

除了上邊所述對領袖人物形象深化以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部作品把普通小人物的命運與重大題材敘事有機地融合一體。

由于電影受眾群體的變化,如何適應當下青年人的審美趣味,已經成為中國電影不得不思考的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這部電影恰恰在這方面進行了非常有意義的探索和實踐。作品不僅讓年長的觀眾喜歡,而且讓年輕的觀眾樂于觀看進而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并堅定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政治信念。作品在緊張刺激的諜戰、百萬雄師過大江、與國民黨唇槍舌戰的談判等一系列宏大事件中,非常巧妙地植入了毛澤東的警衛隊長陳有富、16歲的小衛士田二橋,以及新華電臺播音員孟予這三個青年人的故事。他們與毛澤東互動的細節,給整部作品增色不少,是這部作品區別于以往重大題材創作的關鍵情節。其中,毛澤東為警衛隊長陳有富和廣播員孟予的戀愛牽線搭橋的情節,毛澤東批準田二橋回鄉探親的情節,以及田二橋犧牲后毛澤東看著田二橋帶血的遺書潸然淚下的畫面,都使作品產生了非常強烈的震撼力。如何在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創作中挖掘領袖人物的豐富情感,如何表現領袖人物與人民之間水乳交融的情感關系,《決勝時刻》提供了一個成功的例證,它使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的創作有了一個全新的視野。

《決勝時刻》雖然是一部獻禮作品,但對當下的影視劇創作,有著全局的指導意義,是近些年來重大革命歷史題材作品創作的一個重要收獲,它稱得上是一部具有開拓創新意義的優秀作品。特別是在這類題材如何應對市場的復雜局面的探索中,《決勝時刻》無論在堅持正確的思想導向上,還是在藝術完美呈現上,都給當下的電影及其它領域的文藝創作提供了可資借鑒的經驗。它也必將成為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珍貴記憶。

原標題:電影《決勝時刻》:宏大革命敘事的藝術突破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快乐扑克3技巧